当前位置:济阳门户网站 > 财经 > 历史正在进入“马克思时间”

历史正在进入“马克思时间”

2019-10-29 17:27:16来源:admin

9月。

17

洞察(微信号:穿透视图)

这基本上是马克思看到的社会问题。

作者|赵建

来源|闻道-思想家

让一个国家变成人间地狱的原因恰恰是有些人总是想把它变成天堂。-哈耶克

资本没有办法从事像物质生产这样不幸的事情。它也不愿意从事物质生产。它总是希望有更快更容易的赚钱方式…-马克思

财富分化、经济增长与制度变迁的时间窗

资料来源:华敏教授

不管承认与否,经济世界正在经历一个周期。如果凯恩斯主义再次失败,谁将是下一个统治经济学的人?

左边还是右边?前面有两条路。两个犹太人领路:马克思和哈耶克。在经济思维的左右两极,它们看起来很远,但实际上非常近。将近一个世纪前,兰格和米塞斯之间的争论似乎还在我耳边回响。

将近半个世纪前,面对过多政府干预造成的问题——滞胀和凯恩斯主义失败,盎格鲁-撒克逊体系的统治精英们似乎选择了一条“正确的道路”。无论是里根还是撒切尔,所谓的供应方革命已经成为后来的中国经济学家尤其是目前遵循的标准。因为他们成功了,所以有点成功的味道。我们追求政策上的成功。

减税,小政府,高赤字,拉弗优雅的倒u形,结果如何?除了我们看到的经济增长的迷人外表,历史还留下了什么?一定少了什么。如果一切都如此完美,那么为什么美国经济由凯恩斯统治,为什么它仍然无法摆脱金融危机的诅咒,这场危机越来越糟糕。

这是贫富差距的开始,高赤字和巨额赤字的开始,工业空心化和金融资本主义的开始,底特律机床生锈和华尔街之狼闪亮獠牙的开始。一个史诗般的,伟大的,可鄙的开始。

美国1%的财富份额已经达到100年来的最高水平。

里根执政以来,美国贸易赤字迅速上升

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里根的右翼重新获得了声望,特朗普的右翼也重新获得了声望。在过去的半个世纪里,它被证明是过去和未来之间的因果联系。美国的贫富两极分化在里根时代是历史上最低的,然后开始迅速上升,在特朗普时代达到创纪录的高点,接近1929年的大萧条,超过第一次世界大战。特朗普代表99%vs1%,而当权派的统治精英对此背后的真相一无所知。这就是为什么普京说特朗普现象是精英与大众分离的结果。

特朗普现象是美国贫富两极分化的后果之一。

里根经济学的价格是多少?在半个世纪前右翼的复兴中,今天的浪潮被隐藏了起来。欧洲怎么样?南美呢?

世界不再平静,或者从未平静过。然而,我们现在正站在一个历史性的转折点上,一个世纪都没有重大变化。也许这不是危言耸听。右派的浪潮汹涌澎湃,暴风雨即将来临。但从经济领域来看,谁能想象全球债务已经达到250万亿美元,负利率债务已经超过15万亿美元。全球利率已经达到创纪录的低点,但另一波降息已经开始。恐怕格林斯潘从未想到美联储也会走向负利率的深渊。特朗普和鲍威尔能降低当前利率多少次?

全球金融体系可能正遭受前所未有的“生态灾难”。极地冰川正在融化,极端天气不断出现。科学家说,地球的平均温度将再上升2-4度,世界的大部分繁荣将被埋藏在海底。全球平均利率再降低2-4个百分点怎么样?

货币洪流正在肆虐。是99%的公众还是1%的精英?

哈耶克和马克思的理论中哪一个能在这个问题上说服人们?

在奥地利学派的分析范式和话语体系下,今天的财富两极分化正是政府或统治精英干预危机的结果。这是美联储持续使用货币宽松来拯救华尔街、债务来维持债务、泡沫来维持泡沫的结果。

历史上,只有两种方法可以消除或缓解贫富两极分化:战争或经济危机。然而,在政府看跌期权和刚性支付的保护下,清理市场、纠正结构性偏差的危机一再得到挽救。在这种情况下,金融资本当然受到干旱和洪水的保障,而处于货币链最底层的普通公众正遭受越来越严重的房价和通胀货币的蹂躏。危机的根本原因也是有形之手的干预。

美国债务收益率的百年转折点

资料来源:观察

但问题是,当经济危机真的到来时,你真的能站着不动,让它从上帝的角度出发,等待奥地利学派的自由市场演变吗?战争来临时,市场自由主义和进化经济学如何避免战争?暴民自由的后果是什么,法国大革命?民族和种族主义+民主政治的结果是什么?纳粹是怎么来的?无政府主义是现实吗?福山被统治意味着什么是人类的需求?

现实是残酷的,不要在数学模型和思想实验中纸上谈兵。市场自由主义、自发秩序的扩张和经济文明的演进是美丽的诗篇和遥远的地方。然而,现实是我们需要花大部分时间来解决生存问题。即使我认为奥地利是经济思想史上最重要的精神资源,它也像玛格丽特·撒切尔(Margaret Thatcher)向哈耶克致敬:你为人类做出了巨大贡献!

我不得不承认,我们这一代人一直在接受西方经济学教育,有着强烈的新古典自由主义和奥地利学派情结,而对马克思的感情是复杂的。即使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仍然非常尊敬哈耶克和米塞斯等奥地利大师。但是大多数人真的理解马克思吗?你是否仔细阅读了大部分原著,或者你是否被西方自由主义话语体系和马克思列宁主义课堂所吸引,在那里大学教师什么都不知道?

更严重的是,我们从那个时代对马克思的理解仅仅是一种历史观察。只要看看历史,看看上个世纪上半叶欧美国家的重商主义和国有化程度(如罗斯福新政和欧洲混合经济),以及当时东西方世界对社会主义的钦佩和恐惧,恐怕就与我们想象的不同。在马克思时代,10岁以下的童工每天需要工作10个小时。人们能想象今天吗?

历史只是一个节奏相似的循环。主流经济学所看到的周期,如坎拉蒂夫、库兹涅茨、贾格拉斯、厨房、50年、30年、5年、1年、嵌套振荡和振荡中的钟摆,现在不如达里奥的一个债务周期。然而,即使达里奥也可能没有看到,在漫长的债务周期之外,还有一个周期——系统周期,隐藏在两极分化的结构中。贫富差距、公平与效率、资本与劳动力。不是供应方,不是需求方,而是分销方。现在是反思是什么创造了财富和价值的时候了。人类的生活方式注定要两极分化,因为这种损害不足以弥补。谁在努力工作,谁在享受福利?

当结构极化到一定程度时,一个被认为是不可改变的系统将会衰落,一个新的系统将开始在混乱中滋生。然而,历史总是起伏不定。总体趋势是市场自由主义,但中间会有反市场自由的脉动或复苏。特朗普的反全球化本质上是反市场的,只是一个外部市场,而不是内部市场。

当这种结构在一定程度上两极分化时,一个以租金为基础的社会开始形成。一个重要的特点是劳动价值论普遍被否定。一位来自货币圈的朋友告诉我,在过去几年里,金融和房地产活动对年轻人的最大毒害是否建立了劳动价值理论。人们正考虑一夜暴富,各种各样的成功研究都很猖獗,每个人都在寻找致富的捷径。经过十多年的艰苦工作,最好在早年就买房子。一位企业主还告诉我,他目前的主要业务只是维持业务属性的存在。他近年来赚到的钱仍然取决于房地产的发展和金融公司赚取的利差。西方经济学中理性的人以利润为目标是错误的吗?什么是劳动价值论,投机也是一种劳动?

不要把劳动价值论或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视为“祸害”。它是众多经济学流派之一,也是影响世界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流派(带来更多的灾难?).劳动价值论起源于古典经济学。威廉·配第、亚当·斯密和大卫·李嘉图都坚持劳动价值论,这也是当前西方主流经济学的思想来源。然而,为什么当劳动价值论在这一时刻再次被提出时,大多数人都是无知的,认为有些学者会嘲笑它,更不用说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了。

河以东三十年,河以西三十年,这是中国传统谚语对周期的理解。一切都只是一个循环,但是时间的长度是不同的。拥有不止一个人的长寿命似乎毫无意义。夏季昆虫不谈论冰。孔子说不要谈论只有三季的昆虫的四季循环。回顾一百多年前,马克思发起的社会变革浪潮席卷资本主义世界,但在过去的半个世纪里,他们已经从学习的祭坛上走下来,他们的话语被西方新古典自由主义所占据。这是永恒的吗?

任何理论都是历史和时代的产物。存在是合理的。马克思只是展示了一个更长的系统周期。这种技术循环被称为坎拉蒂夫循环。制度周期可以称为马克思周期吗?系统周期显示的不是明确的总量,而是它背后的结构——劳动和资本的结构。资本的有机构成不断改善,财富日益集中于资本,工人购买力不足的问题越来越严重。

过去100年的总趋势是,从上个世纪的大萧条到20世纪80年代,由于需要国家力量来应对危机、调动战争资源和协调战后重建,政府力量占主导地位。欧洲的混合经济、美国的罗斯福新政和苏联的社会主义在现实中都取得了显著的成功。因此,当时的英国首相威尔逊说,“你的生活从来没有这么轻松过。”

然而,终究还是无法摆脱这个循环。20世纪70年代政府过度干预导致的效率低下最终累积成一场巨大的危机,这场危机同时发生在东西方。因此,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由里根和撒切尔经济主导的市场自由主义成为历史上的主导,中国也开始了市场化改革开放,现在已经接近半个世纪了。如今,由市场自由主义等问题引起的两极分化开始被严重揭露。这是一个完整的循环。

节奏相似,但没有完全重复。目前,不同之处在于现代金融业的发展掩盖了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延缓和淡化了购买力不足和劳动力相对贫困的事实。无论是消费信贷还是次级抵押贷款,它都将本期购买力的缺乏推迟到每个月底的账单上,使大多数家庭处于金融脆弱的边缘。民主国家的政治家为了赢得选民的青睐,在根本矛盾无法解决的情况下做出超越社会购买力的承诺。无论是让每个家庭在大萧条前拥有一辆汽车,还是让每个家庭在次贷危机前拥有一栋房子,零首付抵押贷款都是包容性金融或民粹主义金融。最后,购买力和有效需求之间仍然存在矛盾,但这种矛盾在金融层面上表现出来。

基本上,这是马克思看到的社会问题。资本流动和营利性质引发了结构性两极分化危机。然而,随着现代政府拥有越来越多的政策工具,它们可以用新债务取代旧债务,并用新债务支撑旧债务。因此,每一场危机都将免于危险。但是基本问题已经解决了吗?

马克思的制度周期通常被表述为财富阶级分化的百年周期。我们已经看到了美国的例子。第二次世界大战后,随着工业化的推进,贫富差距不断缩小,所谓的资本主义一直在上升。然而,自里根经济学开始以来,它已经急剧上升。中国发生的是土地兼并和王朝周期导致的财富结构两极分化。自然垄断是土地兼并的原因之一。历史的原因之一是苛捐杂税的增加,导致虚弱的农民愿意放弃自己的土地,以奴隶的身份出卖自己,并向大地主寻求税收保护。因此,金融体系的无序和掠夺性规则是关键原因。

这只是经济运行的客观规律。自由市场的长期运作必然会导致两极分化。两极分化将导致购买力不足或有效需求不足,这将导致增长停滞。如果增长停滞,无法维持已经很高的杠杆率,债务危机将在此时爆发。市场监管能消除两极分化吗?当然,寻租和权力资本化不能也将会增加。

因此,当贫富分化到一定程度形成阶级意识并产生对立时,制度就会受到冲击,从自由主义到重商主义,甚至计划监管的衰落。让我们称之为市场自由主义的衰落。此时,所有社会阶层对所谓公平的追求要比自由带来的效率更好。至于社会冲突的形式,历史已经给出了足够多的残酷案例。

与马克思的系统周期、康德的技术周期相反。你说过所谓的生活是一个康博,生活靠康博致富。这取决于你是在康博的中部还是两端。归根结底,它仍然是一代人。如果你在房价开始上涨之前刚刚毕业,你这一代人肯定会比刚刚毕业的这一代人积累更多的财富。当然,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运气和不幸。

康博衰退、经济危机和战争

问题是一个人的一生往往与康博的一生不匹配。生活根植于康博的不同阶段。如果技术成熟的中间阶段是好的,那么它通常是新一轮工业化浪潮的上升阶段,这将吸引大量新的就业机会。产业链很长,涵盖了广泛的利益。不同的阶层有很多机会,中产阶级欣欣向荣。在我们的话语体系中,让广大人民充分享受经济发展的成果,即所谓的包容性增长。

但是如果你处于初始阶段和衰退阶段,生活可能会更加困难。每次康博衰退实际上都是新一轮康博的开始。新旧时代之间的过渡通常是动荡的。旧的生产能力已经过剩,并形成了过多的债务和人口;然而,广泛吸收新就业人口的新机会远未到来。由于行业空心化、高资产价格和生活成本上升,工人只能进入所谓的服务业从事一些低端临时工。公众开始感到绝望,而资本阶级由于劳动力成本和资本成本的降低正在攫取更高的利润,分配的两极分化进一步加剧。

美国右翼和左翼之间的冲突越来越严重。

马克思的逻辑演绎开始成为现实:资本家攫取的利润越多,供求比率越低,工人的购买力就越萎缩,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就越严重。金融资本主义加剧了这种两极分化,但政府仍在利用杠杆和赤字来延缓结构的崩溃,就好像短期可能成为永恒一样。

今天,债务继续膨胀,利率继续下降,货币潮继续肆虐。然而,这种影响是不对称的,因为所有过度发行的货币都由拥有大量金融资产的财富精英“补贴”。对普通大众来说,这是通货膨胀的消散,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为他们的房子叹息。我们悲哀地看到,在这样的背景下,自由主义正在终结。但是财富和权力的精英真的不需要关心大众吗?

如果经济不能继续前进,如果增量不能弥补股票的冲突成本,如果经济发展的成果不能为公众所分享,那么马克思100多年前预测的危机将不可避免地再次成为现实。下一场危机可能不仅仅停留在经济和金融层面。美国的特朗普,英国的鲍里斯,猖獗的资本主义右翼,被贸易全球化、国家间不断的冲突和一个接一个的重商主义撕裂。达里奥说,这越来越像第一次世界大战前的情况。但他更担心的是,除了战争的阴霾之外,第一次世界大战前欧洲的天空中还游荡着什么样的鬼魂?

——结束—

作者:赵建,泽西研究所所长,暨南大学商学院教授,山东资本市场创新与发展合作创新中心研究员。本文选自西泽西研究所(id:闻道思想家)。见解被授权出版。

上一篇:2019年9月16日重庆市拍卖4宗地,总起始价27.75亿元
下一篇:十月行情如何演绎?阶段性参与券商主题机会 避险资产代表黄金仍

Copyright 2018-2019 rodneylove.com 济阳门户网站 Inc. All Rights Reserved.